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生诗歌冷藏库

-4℃

 
 
 

日志

 
 

《教父》(资料)  

2008-04-19 17:22:44|  分类: 深度幻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目录

词义:

[godfather;sponsor]

1、在婴儿或幼儿受洗礼时,赐以教名,并保证承担其宗教教育的人;

天主教、正教以及一些新教宗派(圣公会等)行洗礼时为受洗者设置的男性监护人和保护人。

示例:

巴金 《沉默集·丹东的悲哀》:“你们是老同学,他又是我们孩子的教父,你去找他。”

每个受洗礼的男孩应该有两个教父和一个教母。

2、犹言教戒的开始。

示例:

《老子》:“强梁者不得其死,吾将以为教父。” 河上公 注:“父,始也。”

同名电影

角色

      山尼·克里昂,一匹热情洋溢的烈马。

  

  山尼性格激烈,脾气火暴,对女人温婉多情,呵护有加,对家庭眷顾。妹妹康尼被打得鼻青脸肿,山尼看到了,心痛地狠狠咬住自己握紧的拳头,马上就要冲出去教训不成器的妹夫。虽然答应了康尼不打他,但还是不顾一切地,把他揍了个半死。山尼从不对女人动粗,决不允许别人呵斥自己的女人、妹妹。正是因为这些,他找情人,妻子虽然伤心不已,但并没有离他而去,也没有发脾气。很多男人都找情人,却处理不好红旗和彩旗的关系,实在是自身的不足。

    

  山尼致命的缺点,是性情急躁,没有城府,极其容易暴露自己的想法。只是因为他的那一句话,父亲被行刺。父亲说,男人是不能粗心的,女人和孩子可以,但男人绝对不可以。山尼的早逝,完全是性格所致,令人惋惜。或许,连作者和编剧都不能原谅他这个致命缺点带给整个家族的厄运。作为一个家族的继承者,山尼是不够格的,必须要死,让更为强大的继任者崛起。

  

  在教父3中,山尼的儿子文森特同样脾气急躁,麦克说了教父曾说给山尼的那句话:不要轻易暴露你的想法。文森特做到了,山尼没有。  

    

      维多·克里昂,王者之风的老虎。

  

  马龙·白兰度的演技,令教父不朽,这种气度,他似乎天生具备。

  

  人格的魅力。教父是很绅士的,不轻易发怒,却自有慑人的威严,令人不敢正视。这是他人格的魅力,学是学不来的。不是么,即使麦克以凌厉强势的作风赢得了家族的中兴,但康尼生日时的盛状和人人脸上洋溢的笑容却不复存在。教父的取胜和发家之道是帮助别人,帮助弱势群体,如阳光雨露。《教父2》中,罗伯特· 德尼罗饰演的年轻教父孤身从西西里逃到纽约,打工养活自己,和后来的老婆孩子。如果没有压迫所有生意人的黑手党出现,如果维多不杀了他,那么生活还会安静地继续下去。可契机偏就出现了,为民除害的同时,维多赢得了整个意大利居住区人们的爱护和尊敬,他成了及时雨和保护神。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是也。

  

  影片开始时,一只虎斑小猫乖乖地卧在他身上,教父轻轻抚摸着小猫。说到重要事时,教父伸手作了个手势,手于是从猫身上拿开了。可小猫不愿意,瞄瞄叫着,伸开两只前爪去捉教父伸开的左手。教父也颇有些惊讶,低头看了它一眼,把手伸给它……他的温婉细腻,给亲人,给美好的事物。

  

  教父和夫人感情很好,默契,相爱。夫人的脸上洋溢着健康阳光的笑容。男人和女人是一对整体,一个男人能让珍爱的妻子幸福,让家庭和美,才是终极梦想。维多年轻时,说过我心中最美丽的还是我的妻子。直到老去,去世,他们都很和睦融洽。这男人实在不简单。

      麦克·克里昂,目光犀利的头狼。

  

  多少男人女人,从这部片子,开始喜欢艾尔·帕西诺?我是的。直到现在,我只看过艾尔的两部片子,《教父》和《盗火线》,后者是和罗伯特·德尼罗一起主演。香港某个蹩脚导演曾经毫无二致地模拟了这部电影的一些经典场景(国人一向信奉天下文章一大抄,电影也如此)。看盗火线时,艾尔已经有些老相了,著名的眼袋已经松弛了,他是从眼睛开始老的,然而眼神却越发摄人。《老友记》里,祖尔曾有幸饰演艾尔·帕西诺的屁股,为了这一殊荣,这家伙兴奋不已,在摄像机前挤屁股卖弄风骚。由此,可见在美国,有多少人将他奉为上人。  

  

  麦克有过两个女人,意大利女孩是一见钟情的,另一个是相爱已久的。他一次只和一个女人生活,不和其他女人胡来。多处发散的性欲,容易影响食欲的满足。为何女人喜欢钟情的男人?因为这样的男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更专注。这点,他和教父还是很像的。

    

  麦克一步步被逼上绝境,父亲被刺,自己被打,兄长被扫射,全身中弹而死,老婆被信任的人炸成碎末……一个接一个的厄运袭来,克里昂家族在风雨中飘摇。男人的使命是什么?

  

  填饱自己肚子的同时,填饱家人的肚子,让亲人们过得衣食无忧,幸福和美。当这个危机出现时,能够奋起为保护家族而战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在整个生物界,都是如此,只有最优秀的雄性(有些是雌性)才能够担任这个使命。

    

  麦克是一个优秀的家族长,在竞争惨烈,朝不保夕的时候,头狼注定要目光锐利,心狠手辣,城府极深,动作迅速。然而教父所创造的世界已是很好,要想超越他的时代很难。第一代创业者总是比较随性和轻松,第二代就负了压力。

    

  和教父不同,麦克心狠手辣,铮铮有力,连说话都斩钉截铁,不留回旋余地(I)。同样是劝退汤姆,教父含情脉脉,话语温婉,拉家常一般,而麦克则直接说NO。他心里是排斥这个“事业”的,志不在此,不得已而为之,所以不会像教父一样处处留心。

  垃圾男人的代表

  

  在教父2中,康尼带着她的某一任老公摩尔找麦克要钱,他们去欧洲旅游了一番,这个叫做摩尔的男人,对麦克的拒绝不理不睬,还趾高气扬地要东西喝。这个男人,无疑是败类,“不知道他靠什么维生”,连自己和老婆都养活不了,恬不知耻地向大舅子要钱才能苟活。这种男人,可耻。可惜世上很多,小白脸即是如此。

       这种男人,没有任何作为男人的尊严和使命感,在铮铮铁骨的教父一家中,这个没有脊椎的男人宛若一粒老鼠屎。

教父:初世纪教会的作家

  我们写教会历史,谈教会生活,许多资料都是从教会的作家们所遗留下来的珍贵史料中得到的。这些作家大都是德高望重的人,他们中有很多人是主教,或是神学家、历史家、思想家、演讲家,例如欧瑟伯、戴尔都良、奥利振、依勒内、奥斯定、亚大纳削等人。这些人教会惯常尊称他们为'教父'(Padri della Chiesa)。后世的人对这些教父之所以重视,除了因为他们给后人留下宝贵的历史资料之外,更因为他们对后代基督信徒的信仰和教会的生活发生决定性的作用。过去我们曾经指出:传递基督的福音并非仅仅把福音作者所写的有关耶稣的言行的文字传给后人而已,更要把不同时代、不同地方、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思想观念的人对福音的了解与体验传给他们的后代,在后代人之中产生启发的作用。

  教父们为数不少,著作也汗牛充栋,很少有人能够完全细读。虽然如此,我们还是需要找出其中对后人的信仰生活影响较深的部分训导来认识,毕竟对教父们的研究早已经成为一门称为'教父学'(patrologia)的专门学问,我们在此只能点到为止,让大家有个基本概念,对有兴趣的人也提供一个引线,作为进一步研究的楔子。

  我们常看到一些非基督信仰的报章杂志书刊使用'教父'这两个字,一般而论都不是在指教会所认为教父的人,他们经常自己望文生义,或以讹传讹,以致混郩了这个名词的本义。'教父'这两个字我们暂时可以把它引申为'教会的父亲'来说。父亲这个名词,狭义地说就是生养子女的男人,但是广义地说,却有祖先、源头、根本、原始的意思。在中文里面,用父亲来形容祖先或源头的情况不多,但在西方语文中,这种用法却屡见不鲜。西方常有'我们的信仰的父亲'这种说法,其实这里所说的父亲是指祖先。另有'国家的父亲'或'共和国的父亲'的说法,这里的父亲是指创始人,也就是中国人所说的'国父'。从狭义说,父亲不只是生子女的男人,更是养育和栽培子女、把智慧传递给他们、使他们能走上成熟地步的长者。玛窦福音第二十三章第八到第十一节耶稣说:“至于你们,却不要被称为'辣彼',因为你们的师傅只有一位,你们众人都是兄弟;也不要在地上称人为你们的父,因为你们的父只有一位,就是天上的父。你们也不要被称为导师,因为你们的导师只有一位,就是默西亚。你们中那最大的,该作你们的仆役”。耶稣虽然规劝他的门徒不要被称为父,可是教会还是广泛地尊称初世纪教会的作家们为教父。圣保禄宗徒在格林多前书第四章第十五节则说:“你们纵然在基督内有上万的教师,但为父亲的却不多,因为是我在基督耶稣内借福音生了你们”。法国里昂的主教圣依勒内也说:“当一个人从另一个人口中得到训诲,他就称为那位教导他的人的子女,而那位教导他的人便被称为他的父亲”。

  过去我们在谈到教会开始有隐修院生活的时候,曾提到隐修院院长被尊称为父亲(padre或abate)的习惯,理由就是因为当隐修院院长的人对院中隐修士的照顾必须无微不至,形同父亲一样,这种习惯今天仍然存在。初世纪的时候,教会里面负责训导的人是主教,他也有权利委托另一个人执行训导的职务。因此,主教们都被尊称为父亲,有时候更被称为'爸爸'(papa),今天,'爸爸'这个尊称在天主教里面只用来称呼罗马教宗而已。除了隐修院院长和主教被称为父亲外,慢慢地,凡是肩负训诲和讲道这种超性职务的人,不一定是主教,也都被称为父亲。今天,西方国家一般都称教会的神职人员为'父亲',中国人则称他们为'神父',因为他们的职责是教导和训诲伦理道德及宗教信仰这方面属于精神心灵的事物。不论是父亲或神父,这两个名词都或多或少隐含著称呼的人和被称呼的人之间的安全和信赖的关系。

  身为父亲的人,他最基本的使命和任务便是承先启后、继往开来,所以,他是一位十足地肩负传统的人,他必须把过去珍贵的和正确的事物传递给后来的人,也要把前人错误的、失败的经验告诉子女,以免他们重蹈覆辙。说明了这些与'父亲'这个名词有关的种种意义之后,我们便多少可以了解'教父'在教会中的身份地位。

  前面我们说过,教会所尊称的'教父'是初世纪教会的作家,这些作家的著作引领我们追本溯源,回到我们信仰的根本'耶稣'那里去,因为他们在时间上远比我们接近耶稣基督。今天的人很重视寻根的工作,寻根并不是退步、退化或念旧,而是为了鉴古知今,为了确实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生活,为什么这样信仰。我们都希望知道早期的基督信徒,在还没有受到时代的考验和塑造之前,他们的思想和信仰生活状况,因为从那里我们可以发现、可以找到最原始、最纯真的信仰生活,这为我们净化信仰有很大的帮助。

  所谓教父,我们可以说他们是新约圣经最早的读者,他们研读新约圣经以后,便把所领会的心得用当时还不是很有系统、很有规范、思想很严谨明确的时代语言书写成书,作为基督信徒信仰生活的食物养料。教父们除了首先阅读新约圣经之外,更用耶稣基督的观点来阅读旧约圣经,然后邀请基督信徒完全用基督学的眼光、在圣神的启发之下,来窥探新旧约整部圣经所要传达的讯息。为此,我们探本究源,直溯教父,并不是要抛弃或轻视介于教父时代和我们今天之间这一段长达一千五百年以上的教会历史和经验,而是为能更彻底地认识和吸收没有遭到时间磨损、没有被历史渣滓掩盖的纯净的基督讯息。

  或许我们要问:教会的这些教父都生活在什么时代呢?或者说教父时期是哪个年代呢?根据教会一般传统来说,教父时期从新约圣经书写完毕、开始有人撰写有关基督信仰的文学作品起,到第八世纪结束为止。为什么说到第八世纪结束为止呢?因为那些有关基督信仰的文学著作到了这个时期便衰微了,这个现象在西方尤其明显。在这段大约长达七百年的时期中,这个很具有特性的基督信仰文学也慢慢地在演变,它从起初以讲解谈论圣经为主要目而逐渐演进为专门性的、比较倾向于学术性质的作品。就因为这样,才形成后世至今所称的'教父学'这门大学问。

  其实,教父时期是不是那么明确地随着第八世纪的消逝而终结呢?也不一定,因为文学是一种很有耐性的生命,不容易随着事态的消失而云消雾散。有一些专家学者认为教父的时代要延续到十二世纪中叶才真正结束,因为生活在这个时代的教会大学者、大圣师、法国的圣伯尔纳多(Bernardo di Clairvaux,1090-1153)是教父时代最后的掌门人。

电影花絮

· 根据花花公子杂志对导演弗兰西斯·福特·科波拉的专访,弗兰克·西纳特拉并没有像报道中说的那样讨厌小说并且反对电影的拍摄。他曾经与科波拉探讨过想在电影中扮演唐·维托·科里昂这个角色并希望为该部电影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然而,科波拉始终坚定地认为马龙·白兰度可以取而代之。这应该是白兰度第三次与西纳特拉在角色争夺中胜出,即之前的《码头风云》(On the Waterfront,1954年)中的特里·马洛伊和《红男绿女》(Guys and Dolls ,1955年)。

·卡门·卡里迪是导演科波拉认定的桑尼一角的最初人选。罗伯特·伊万斯则反而坚持要求扮演詹姆斯·坎,原因是艾尔·帕西诺(当时相对而言还不怎么出名)已经出演了麦克尔。伊万斯希望至少要在里面扮演一个有名字的兄弟。最终卡里迪在1974年的续集教父二中得到了一个小角色。

·派拉蒙高级管理人员对最早的电影工作样片很不满意,并考虑用伊利亚·卡赞来取代朗西斯·科波拉的导演之职,希望卡赞能够与声名狼藉的马龙·白兰度金诚合作。白兰度则宣称要是解雇科波拉和换掉摄影棚,他就要退出这部电影。派拉蒙的那些老脸们如果不是听说了他的这番话,显然不知道早在50年代的时候白兰度和卡赞两人之间已经结下了梁子。

·派拉蒙起初是打算把电影拍成一部低成本的现代强盗片,而不是设置在20世纪40到50年代。

·作者马里奥和导演科波拉很显然在影片中有意避免使用“黑手党”一词。

·马龙·白兰度希望把唐·科里昂打造成“像一只牛头犬”,在试镜的时候,他用棉花和毛织品塞到自己的脸颊里。到了真实拍摄阶段,他就戴着一副牙医制作的器具。为了达到脸部瘀肿的效果,艾尔·帕西诺则用泡沫塑胶做成的假脸贴在他的左脸上,还特意把颜色调成与他的肤色一致。白兰度的这套口腔道具至今还在美国纽约的皇后移动影像博物馆展示。

·索非亚·科波拉(导演的女儿,即《迷失东京》的导演)在洗礼仪式中,客串性地扮演了一回麦克尔·科里昂的外甥。

·影片中西红柿花园是在纽约长岛的一处私人居住地拍摄完成的。整个花园匆匆建立当影片拍摄完成又立即拆毁,恢复其原貌。这里再也没有运用到电影中其他场景的拍摄中去。

·科波拉在接受采访时说,派拉蒙最初希望由欧内恩斯特·博格宁扮演唐·科莱昂,但科波拉希望由马龙·白兰度或劳伦斯·奥利弗出演,因为当时两人是全世界最伟大的男演员。但奥利弗患病无法签约,而白兰度则因1969年《奎马达政变》的惨败而失去了以往的人气。后来派拉蒙的态度得到缓解,同意由白兰度出演,并支付给他30万美元。另外,派拉蒙前制作统筹罗伯特·伊万斯曾在回忆录中提到,白兰度得到了5万美元和影片收益的百分点,后来在影片上映前,白兰度将分红的百分点以10万美元卖回给派拉蒙,因为当时他急需用钱摆脱女人的纠缠,据伊万斯所说,这也是白兰度为何没能出现在续集中的原因。

·制片方曾希望由意大利制片人卡罗·庞蒂(Carlo Ponti)来扮演唐·科莱昂,但科波拉认为他的意大利口音过重予以拒绝。

·马里奥·普佐(Mario Puzo)笔下的唐·维托·科莱昂来源于真实人物,分别是纽约黑手党号称“黑帮总理”的Frank Costello(1891-1973)和暴徒Vito Genovese(1897-1969),普佐小说中的一些黑手党行动也源于两人及手下一手制造的真实事件。本片中马龙·白兰度也是在有意模仿Frank Costello的声音。

·科波拉最初的导演剪辑版长126分钟,而制片方认为过短,正式上映的版本比导演剪辑版长50分钟。

·罗伯特·德尼罗曾希望扮演桑尼或迈克尔,但科波拉认为他不适合扮演桑尼,而迈克尔已经敲定由艾尔·帕西诺扮演,后来德尼罗被安排了康妮的丈夫卡洛等其他的小角色,但他最终决定退出,去出演艾尔·帕西诺放弃的《The Gang That Couldn't Shoot Straight》。

·罗德·斯泰格尔曾强烈希望扮演迈克尔,但他的年龄明显过大。

·科波拉坚持将片名定为“Mario Puzo's The Godfather”,因为剧本的初稿相当忠于马里奥·普佐的原著。

·在沃伦·比蒂、杰克·尼科尔森、达斯汀·霍夫曼、阿兰·德龙和伯特·雷诺兹都被导演科波拉否绝之后,罗伯特·伊万斯曾推荐罗伯特·雷德福,但仍遭到科波拉的反对。科波拉看好的是艾尔·帕西诺,当派拉蒙正因是否选定艾尔·帕西诺而犹豫不决时,帕西诺已经签约影片《The Gang That Couldn't Shoot Straight》,决定请帕西诺出演之后,派拉蒙必须出钱支付帕西诺的违约金,而且为了尽快让帕西诺脱身,派拉蒙上层曾借用黑社会的关系施加压力。

·在《电视指南》杂志于1998年评选的“50部最伟大电视和录影带电影”榜单中,本片名列第七,续集荣登榜首。

·在美国电影学会评选的“百部佳片”榜单中,本片位居第三。

·马丁·西恩曾希望扮演迈克尔。

·有传闻说桑尼的最初扮演者是伯特·雷诺兹,但马龙·白兰度认为他是电视明星,不愿与其配戏。

·科波拉曾看中Timothy Carey,但他为了电视剧拒绝出演本片。

·赛尔乔·莱翁曾拒绝执导本片,后来拍摄了《美国往事》,但他后来后悔自己作出的决定。

·在卧室场景中,剧组使用了真实的马头拍摄,这只马头是从一家狗粮加工厂得到的。

·扮演卢卡的Lenny Montana因与马龙·白兰度配戏非常紧张,甚至说错了台词,不过科波拉认为他的紧张表现恰到好处,在最终版本中予以保留。

·片头白兰度怀中抱着的猫是剧组人员拣到的流浪猫,并非是剧本中的情节。

·白兰度的大多台词是照着提示卡念出来的。

·传统的西西里帽的名字叫“科波拉”。

·本片于1990年被列入美国国会图书馆的国家电影目录。

·片中的吃喝场景为数众多,所有场景和镜头将近61个。

·意大利电影配乐大师尼诺·罗塔(Nino Rota)最初曾因本片获奥斯卡提名,但后来被取消,因为本片配乐改编自他为1958年《Fortunella》创作的配乐。

·拍摄桑尼在街上殴打姐夫的镜头时,扮演桑尼的詹姆斯·凯恩打断了那位演员的两根肋骨。另外,当时画面的背景中出现了卡车和木箱,用于遮挡不适合的背景。

·奥逊·威尔森和乔治C·斯科特是扮演唐·维托的较早人选。

·帕西诺在拍摄迈克尔从饭店逃跑的镜头时腿部负伤。

·迈克尔和凯一起观看的电影是1945年的《圣玛丽的钟声》。

·在杰克的床头桌上摆着一尊奥斯卡小金人,在所有奥斯卡最佳影片中,本片是出现奥斯卡奖的唯一一部。

·在西西里拍摄的画面中,迈克尔的妆容与在纽约拍摄时不相符,因为派拉蒙不愿支付化妆师赴意大利的费用。

·“I'm gonna make him an offer he can't refuse”这句台词在美国电影学会评选的“百佳电影台词”排行榜中名列第二。

·据艾尔·帕西诺所说,在拍摄医院中的镜头时,马龙·白兰度确实热泪盈眶。

·桑尼殴打康妮丈夫的场景用了4天才拍摄完成,使用的临时演员多达700人。

·西尔维斯特·史泰龙曾参加本片的试镜,但未获得任何角色,于是他认为自己或许不适合表演,更适合编剧,于是编写了1974年《狂野少年》的剧本,并在片中扮演了主角。

 

精彩对白:

[speaking to himself, practicing his speech]

Luca Brasi: Don Corleone, I am honored and grateful that you have invited me to your home on the wedding day of your daughter. And may their first child be a masculine child.

[then, starting over]

--------------------------------------------------------------------------------

[delivering his rehearsed speech]

Luca Brasi: Don Corleone, I am honored and grateful that you have invited me to your daughter... 's wedding... on the day of your daughter's wedding. And I hope their first child be a masculine child. I pledge my ever-ending loyalty.

--------------------------------------------------------------------------------

[after Michael gets off the phone with Kay, clearly too embarrassed to tell her I love you too]

Clemenza: Mikey, why don't you tell that nice girl you love her? I love you with all-a my heart, if I don't see-a you again soon, I'm-a gonna die...

--------------------------------------------------------------------------------

Sonny: Goddamn FBI don't respect nothin'.

--------------------------------------------------------------------------------

Calo: In Sicily, women are more dangerous than shotguns.

--------------------------------------------------------------------------------

Sonny: Hey, listen, I want somebody good - and I mean very good - to plant that gun. I don't want my brother coming out of that toilet with just his dick in his hands, alright?

Clemenza: The gun'll be there.

--------------------------------------------------------------------------------

Michael: My father is no different than any powerful man, any man with power, like a president or senator.

Kay Adams: Do you know how naive you sound, Michael? Presidents and senators don't have men killed.

Michael: Oh. Who's being naive, Kay? 穿帮镜头:

·连续性:当麦克尔决定杀死索洛佐,汤姆和桑尼为此而带来的家族生意损失而发生争执时,在唐的办公桌上,有一个放雪茄烟的盒子是盖着的。在接下来的镜头里,桑尼再次把雪茄盒盖上,此前并没有打开。

·时代错误:巴里兹被暗杀后,在警察的车窗玻璃上映射出的一组建筑,至少要比暗杀发生的时间晚十年才有可能出现。

·连续性:桑尼的挡风玻璃在机关枪的散射中被击得粉碎,但在他的保镖到来的时候,又是完整的了。

·时代错误:在晚上的机场,可以看见一架电子扫频跟踪的Cessna 182,制造这种飞机最早的时间也大约直到20世纪的六十年代。

·连续性:一组拍摄麦克尔在医院行走的镜头,很明显在数分钟后再次使用到了。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