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生诗歌冷藏库

-4℃

 
 
 

日志

 
 

【原创小说】寂寞.丝城(引子)  

2009-07-03 18:37:37|  分类: 风之子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小说】寂寞.丝城 - 寂静的风之子 - 文欣斋

【原创小说】寂寞.丝城(引子)

                                                                                  ●文欣斋主/寂静的风之子

一、不死鸟的传说

 

  有一个地方叫做“丝城”,从名字来看人们皆以为是买卖丝织的场所。也很少有人知道如何去那里。过了很久之后,终于有人明白,那是一座伤城。

  这个人名字叫纪若,本是一个商人,年纪约三十左右光景,早年也曾饱读诗书,善双陆象棋,极好游历四方,搜古寻奇,常年在外四处奔波,陪伴他的有一匹枣红色的小马,唤着虹儿。一日,纪若从盛龙老者处听到一个古老的传说中,据说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头灵禽,称之为“不死鸟”,此物儿据说与天地同寿,它一生不吃不喝,只卧在一个人迹罕见的去处酣眠,每逢五百年便睁开一次眼睛,鸣叫三声。当它那巨眼睁开的时候,太阳是那般火红,海洋是那般湛蓝,万物生辉。当它啼鸣之时,山川大地都低声和鸣。之后又是沉沉五百年,循环往复。传说中说若有位山人有幸见到此鸟,恰逢它开眼啼鸣之时,此人便为天下第一幸运之人,能够知悉宇宙人生的真相。上古的典籍中记载曾有人偶遇此鸟,恰逢开眼啼鸣,因有记载此鸟形容古怪,形体庞大,啼鸣之声摄人心魄,闻之骇然云云。因时间久远,加之后人又没有谁见过这只不死鸟,也没有谁知晓它的去处。山人的言辞便被世人传为笑谈了。

   又老又聋的盛龙老者说完这个故事,本意却是告诫纪若不要听信传说。

“莫不是传说中的大鹏金翅鸟么?”纪若问道。

“传说就是传说。当不得真的!”盛龙老者摆摆手,答道。

  然而纪若却确乎相信这只不死鸟的存在,他又隐约觉着灵魂深处有那只鸟的影子,仿佛它的啼鸣不时的萦绕在耳边。他为这个传说痴迷了, 于是骑着虹儿便出发去四处寻找传说中的不死鸟。在纪若那个时代,会骑马的人已经不多了,人们出门大多是以车代步。四处旅游的人叫做“驴友”。纪若还是习惯于骑马的,虹儿是他相依为命的伴儿。于是,骑着马儿四处游荡的纪若却总被友人呼为“驴友”。

闲话少叙,过了大约三年光阴,纪若从人们的视线里消失了。他独自穿越一片遥无边际的荒漠,又渡过无数山川大河,走过许多的城镇与村庄,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人马饿了就寻点吃喝,困乏便找地方睡去。也无什么讲究,倒落着十分的自在。走走停停,一路上倒也玩赏了好些个有趣的景儿,看了些个奇禽异兽,却不曾见到传说中的不死鸟来。

 话说这华夏神州真是清平世界,纪若这一路上连个山鬼水魅也没逢着。这游山玩水最忌的是走马观花,蜻蜓点水浮掠而过,须得有闲之人,慢慢走去,细细品来,方能入得境界。诸多知识一一体悟,古人今物俱会一处。兴之所至,暗合于前人心迹,情之所思,吟哦有新赋佳句。这纪若乃真真是天下头一位太平闲人,不善营生,了无牵挂,倒能够四处自在玩耍了去。

  一日,纪若行到了一个去处,忽见那里山环水抱,花木馥郁,鸟兽安闲,不比寻常之处。心下疑惑,只怪哉半天不见一个行人,翻过山岭后,眼前景色豁然开朗,远远看去,只见漫山遍野生长着数不清的花木,正是花开时节,梨花儿白,桃花儿红,百花姹紫嫣红,争奇斗艳,美不胜收。微风拂过,落英缤纷,芳香扑鼻。傍晚时分,日脚儿沉落了西山,纪若牵着马儿来到山坡底下的溪边,人困马乏,他便放了缰绳,任虹儿去溪边吃些水草,自己奔到一棵梨树底下,嚼了些干粮,一阵倦意袭来,眼皮儿打起仗来,不知不觉的就进入了梦乡去了。

 

  二、归源寺

 

  话说季若背靠树干沉沉睡去,梦中正吟哦一二诗句,忽见得花丛中翩翩走出一位如天仙般的姑娘来,那女子款款走到纪若面前,笑吟吟的深施一礼,捧上一杯茶来。纪若方待接去,忽然间那女子一眨眼就不见了,他正在四下里寻找时机,这一惊之下人就醒了。明月初上,清风徐来,枝间的梨花纷纷落下来,发出轻微的响声。纪若慢慢的站起舒展了一下身子,月色如水,夜风清凉,借着清辉放眼望去远近的山水草木等景物隐约可见。虹儿吃饱喝足,正静静卧在溪边,看见主人醒来,一声长啸,惊得溪边山石上许多水鸟扑啦啦的飞起。恍惚间追忆适才梦中所吟诗句,竟然茫然不知所踪了。

  纪若沿着溪流走了约莫一个多时辰,转过一座木桥,远远的有钟声传来,搭眼望去,借着月色隐约看见远处耸立着的塔尖来,心下大喜,纵马奔去,约莫一袋烟的工夫,果然看见半山腰处有一座寺院,飞檐高耸,花木掩映,墙门整齐,月色之下,越发显得端庄肃穆。纪若振作精神,牵马踏阶而上。来到寺门前,举目看见寺门匾额上题着“归源寺”三个大字,便上前叩门。良久门开处,一个小沙弥从门内探出头来,打了个哈欠,问道:“你这人从哪里来的,不知这早晚么?这深更半夜的打甚么门来!”

纪若忙上前施礼道:“小师父,我乃行路之人,走到此处,前后不见人家,特来贵寺借宿,还望行个方便!”

  那小沙弥忙摆手说道:“这里不是客栈,没啥方便不方便的!再说寺内有规矩,老和尚特别交待过了,闲杂生人不许留宿寺内。你还是上别处去吧!”说完就待要关门,纪若忙伸手拦住,笑道:“好厉害的小和尚。出家人难道会见死不救么?我也不为难你,你去和大和尚说说去,我就在此等候。如何?”那小和尚上下打量了一下纪若,想了想说道:“那好吧!你等着!我告诉师父去!”过了一会儿,小和尚把门打开,对纪若深施一礼,说道:“施主,这边请!”一个小沙弥牵着马到后堂去喂些草料,另一个小沙弥引着纪若到斋房用些斋饭。斋饭只有些豆腐青菜汤,还有些馒头杂粮。纪若着实饿了,大口大口的吃起来,一阵风卷残云,顿时五脏庙内安顿下来。

  饭后,一个小和尚过来,对纪若说道:“施主,师父有请!”纪若跟着他转过斋房,顺着曲折的石径来到一个禅房,他整理了一下衣袖,迈步进去。月光透过窗棂映照在地面上,禅房内的摆设看的真真切。只见榻上端坐着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双目微闭,气定神闲。

  纪若上前施礼道:“老师父安好!”那和尚并未应答,依旧一动不动的端坐着。过了许久,那和尚微睁双目,问道:“施主,从哪里来?敝寺地处偏僻,平常绝少人来往,你如何到得我处?”

  纪若便把身世及盛龙老者所说云云,并这几年经历一一说来。

  过了许久,那老和尚说道:“阿弥陀佛。一切诸法,从心而生,从心而灭。世上本无不死之人,何来不死之鸟?有或没有,不必过于执着。”

  “弟子资质驽钝,妄念旋起,神思恍惚,只为一探究竟,以至今日,难解心中疑惑。垂请师父明示。”纪若言毕,深施一礼。

  又过了半晌,老和尚言道:“幸与不幸,命运际遇,自有因果。所问之事,何必远行。从心田求,感无不通。你明白吗?”

  纪若答曰“弟子纪若谨记!多谢大师指点!不知……”

  那长老哈哈一笑,对纪若说道:“时辰不早,你先去休息吧!老衲法号虚幻,你我本有此缘,明早你再来我处,有何疑问,尽管说来。”

  纪若自去歇息。次日清晨,纪若依约前去虚幻禅师处,可禅师却不在禅房内。门口的小和尚过来告诉纪若说:“师父一早就出门去了,临行时吩咐下来,请施主在此等候。”说完就自去了。 那纪若在禅房内坐等,直到日上三竿时分,虚幻禅师方才回来。叙礼毕,禅师说道:“我观仁兄与我佛门有缘,你不为富贵而来,却不知自古以来,情义二字,人皆难舍。你上下求索,不见其果。只是虚度了岁月。莫若登清净地,入我佛门。如何?”纪若沉吟了一会儿,却待言时,如听得外面人声嘈杂,马儿嘶鸣。虚幻禅师笑道:“你眼下尘缘未尽,先去干你的营生去吧!老衲之语不用放在心上,日后自当明白。出寺向东行二十里地有一座丝城,你到那里去吧!老衲书信一封,你带去找一位栖霞道长。今日老衲有些杂务在身,失陪了。”

  纪若辞别虚幻禅师,收拾好行李,放好信札,牵上马儿出寺门往东行走。这是他第一回听见丝城这个地方,却不知情他的命运,将因此城而改变。欲知详情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