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生诗歌冷藏库

-4℃

 
 
 

日志

 
 

怀揣桃花策马冰原的刀客  

2009-10-18 00:48:46|  分类: 风之诗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国精灵,独钓寒江雪(读孤雪诗歌印象)

 

/苏生

 

诗歌是飞出灵魂的蝴蝶,而雪则是北方的精灵

雪是属于北国的,雪是北国灵魂里翩翩起舞的蝴蝶。

 

 

原本我想读完孤雪博客里818篇文章后再落笔,然而时间不允许。匆匆之间,我还是看到了一些山水,看到一张清癯而坚毅的脸,看到一位怀揣桃花策马冰原的刀客。汉中是个出奇迹的地方,不会令你失望。

乘着留给我的一叶小舟,我向一首诗的天堂靠近。落雪无声,“有一朵雪莲,在另一个高度孤独而高傲地开着”。(《一个人的孤独》)读孤雪的诗歌,总体给我的印象是:孤独,高傲,洁白,大气。她是女中豪杰,看的透彻,不拖泥带水。她怀揣着一个春天,桃花永不凋谢,我要呼吸外面的阳光要醒着去爱更多的事物”(《寒露》)她在快乐行走,一路上,她会不停“抽出藏匿已久的旧刀”(《离岗》)砍向自己,砍向生活,砍向命运。发现,追求,创造,马不停蹄,阅读孤雪的诗作你会发现且赞叹,精神上她是一位真正的刀客。

在阅读她的诗作时,另一个发现是我要时时留意诗歌的倾诉对象,也许是诗人自己,也许是别人。诗人是热爱倾诉的,如同热爱浇灌怀里的花朵。

《原野》组诗色彩明快,意旨深远。春天在诗人的心上早早醒来,所有的忧伤被一洗而空,心情如同儿时的风筝放飞高空,万紫千红,美不胜收。诗人描写原野是很有特色的,碧绿的冬麦,眸中的红云,梨花如白雪,幽蓝的心湖,“匆匆”与“悄然”表达出一种极细腻的情感。这原野的春色,这博大的情怀里,是令人陶醉的,“春意里悄然琼酿,溢满整个心湖 ”。季节带来美好,同时也让诗人思考更多,她想到沉睡的梦魇,察觉到这个季节的纠缠不清,“拒绝不了那些善意的生长 或是一些怀有邪念的呼吸”,所以, “三月/春风舔着你流血的伤口”,“春绿衍生”所付出的代价,悲伤抑或是眼泪,在所难免。而三月的原野胸怀宽广,这儿有一段极传神的书写,飞鸟的鸣叫使天空倒向原野的怀抱,而原野只是“轻轻一托”,“将那广袤的蓝还给众生”。这样的诗句饱含深情,意象生动,令人惊喜。耕耘是永恒的主题,青春的风采,高亢的民歌,这一切无不是生机勃勃,蕴含着诗人对生活对友人美好的祝愿。阅读《原野》组诗时候我感觉到温暖而美好,感受到了诗人心中的春天,桃花朵朵,阳光灿烂。诗中还有许多耐人寻味的细节,留给读者很大的想象空间。
   
《这个夏天不开花》题目给人一个问号,诗人先是描写了一个夏夜的炽热而压抑的氛围,无法诉说源于“夜探”的出动,“知了的耳朵”、“扑灯的飞蚁”,生动有趣。在这种氛围下,一切景物皆蒙上苦闷的情绪,诗人选择了两个意象,“不敢开口微笑的夜来香”,因“泼墨”而枯萎的虞美人(点题),尾句机警,找到宝藏。

 《我的诗歌为何如此忧郁》、《妈,我想写诗》、《野麦》 我是连起来读的,从字里行间我们更多的看到孤雪的诗观以及对诗歌创作的执着追求。《我的诗歌为何如此忧郁》透过现象的迷雾直击诗歌的内核,“首先要击中自己,才能击中别人”,我看见寒光一闪。刀出鞘,刚刚好。《野麦》中“风不一定总从高处走来,时间更容易于低处产生撞击,火花无处不在,或高亢,或低语”,无不闪耀着思想的火花。《妈,我想写诗》里一句“妈,我想写诗”震撼人心,当其他人都在自己的生活中忙碌时,只有“身缠恶魔”的诗人固守最后的精神领地,举起诗歌,唱着对母亲的赞歌。真正感受到诗人对诗歌是执着不悔的,而一句“诗人是神经病”更是令人感受到作为当下诗人地位边缘化的尴尬处境。诗歌的眼睛无处不在,《劳动南路的鱼和梧桐》中的“无论是树还是鱼,它们都经历了惊魂动魄的一生/远比人活得明白”, 《老地方,有人碰笑了他的黄昏》里“我亲眼看到,一只蝴蝶/从他面部的老年斑中飞出来”皆能看到强大的叙述能力,以及诗人对生活独到而敏锐的观察力,图尽匕见,功夫了得。

《离岗》、《赤裸裸地自拍镜头(一组)》、《中心医院的一组镜头》组诗
中我们能看到孤雪得作为刀客本色,向生活、向自我、向命运决绝的出刀,刀刀见血。《离岗》描写了一位离岗的人,如蒙着眼睛的毛驴被使唤了一辈子,最后被老板吆喝声着下了岗。

有人开始拆厩棚,移走草料
我要自己扒掉眼罩,卸下嚼套
不留一声嘶叫,沿着乡路回返

这一切都是不合情理的,与真理背道而驰的。可是现实就是这样冷酷,无可奈何。于是,极度愤懑中,“我”“ 抽出藏匿已久的旧刀”来。《中心医院的一组镜头》组诗题记中所说,诗人一直沉浸在思考中,思考着心中那一首还未写出的诗。诗人站在医院的走廊,思考着关于存在、关于死亡,关于肉体与灵魂的问题。(类似主题诗人鸣砂火作品中有一首《祈祷》,可以参照阅读)从而得出:

死亡的路上,没有高贵低贱之分
哪管你是金樽之身,出口
只有一个

    我非常喜欢《赤裸裸地自拍镜头(一组)》,这一组是诗人在病中完成的。诗人有肉体的高烧进而联想到心灵之火,写的实在绝妙。在体温39.8℃的时候,诗人一方面努力控制躯体,另一方面产生了来自生理上和心理上的双重幻觉。

会背靠着大山休息,靠山林输给足够的氧气
闭目,有泉水流过心间,一路叮当,一路欢唱


    在一切美好都被熊熊的体火烧为灰烬时,诗人体悟到了外在躯壳的虚幻,从而点燃了冰山下潜藏的火种,心灵之火熊熊燃烧,以“毒”攻“毒”,迸发出强大的生命力。情绪似在清醒与恍惚之间,如同呓语,是赤裸裸的内心独白。“如果你对不准自己的心脏,就把自己捆在那块青石背上把命运交给风暴,交给雷电,交给赤裸裸的白”,直面死生,递出刀去,这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屋顶上的骑兵》、《在路上》具有阳刚之美,原来却是出之一位女中豪杰之手。怀揣经年的桃花,插上隐形翅膀的战马,腰挎宝刀,胸有成竹,心怀万物,行走是快乐的,在俗世中超越了自我,看破,所以不惧。不惧被时光的一点一点毁灭,太阳已经爬上了屋顶,每一支射出去的箭都演绎着传奇。

大雪纷飞正试图接近另一种存在
那是一种胜过黑夜的超脱

“另一种存在”便是策马腾空而去,超越了生死,追寻精神上的终极解脱与超越(《墓志铭》)

(“屋顶上的水晶宫”,诗人们都钟爱在自家的屋顶上思考哦!读过诗人鸣砂火的《祭坛》,而孤雪则是修筑一座水晶宫,是巧合么?都是大工程!我终于发现自家屋顶原来也藏有宝藏。那里是诗人的机坪、瞭望台与战场。(戏语))

 
   
最后以诗人这首抒情而又充满哲思的《开花的石头》结束这篇文字。

    在岁月的长河中我们都是涉水而来,我们都怀揣着桃花,我们都是石头

然而没人发现来自内心的花朵的温暖。“举杯同醉烧焦虚伪的空壳

           以此文向孤雪姐致以我的深深的敬意。

 

《开花的石头》

我们都从水路而来
又都绝口不提,其实心照不宣
温暖并非都来自桃花内心

现在你在桃花运里睡去
失散前,很多不知名的花
从一条条小巷里窜出来
手里举着烧得通红的幸福香

那时我正坐在青石板上
对着一块开花的石头痴情
没人发现

2008.01.10

200910180点北京文欣斋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