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生诗歌冷藏库

-4℃

 
 
 

日志

 
 

诗人说  

2015-01-05 12:05:29|  分类: 西病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人说 - 寂静的风之子(苏生) - 苏生诗歌冷藏库

 

——《写诗的那些日子》

 

             文/苏生

 

 

士农工商,七行八作,“诗人”算是哪一行呢?“诗人”算个职业么?这称号,实在说只是一个假名。诗人介于写作者与地下工作者之间,被边缘化甚至被妖魔化了。有人说,这个时代对诗人来说是生不逢时的;也有人说,这时代对诗人来说是一个极好的时代。

 

不管是在什么时代,诗人注定是“少数派。”

 

我心中的“诗人”,这个词是一束光,是天生的时光魔术手,是天地之心,是神圣,是一群至情至性的人,内心纯净,热爱孤独,沉湎于幻想不能自拔,他们敏锐而执着,遗世而独立。诗人,是隐藏在人群中的精灵。

我心中诗的光芒,普照人间。永驻我心中的那些诗人,光辉如同日月星辰,清新如晨风朝露。我吟诵你们的诗篇,每一行每一句每一字,如是我闻。我虔诚,我膜拜。生于古代的你们,远隔千年我记住了这名字,跋山涉水我将去寻找你们的足迹;生于今朝的,我以你们为荣。这一世能与你们同戴一片天,沐浴同一缕阳光,是多么幸福的事。每一个白天与黑夜,你们在的城市乡村每一条街道将布满我的祝福;未来的诗人们,你们正大踏步走来,这光芒将照耀整个世界。

 

翻开诗卷,诗人们走来走去。写来写去,不过是这一颗心。偶然间去到一个地方,凝神一望,那一眼,宇宙人生一切的一切也就被看尽了。如果一不小心落下文字也就成了诗了,没写的也就没写,会心一照,就随风散了。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譬如初唐的陈子昂吧,登幽州台一望,“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这一望,天地人心也就尽了,这一吟便成了千古绝唱。幽州台我也曾去寻找过,找几回也没有寻见,只望见一个荒丘土埂杂草丛生。有人说曾经有个黄金台在那里。又譬如诗仙李白,这一天一个人登上敬亭山,走到高处一望,便作了一首诗《独坐敬亭山》:“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这一望,世间的一切也就尽了。众鸟飞去,云卷云舒,此情此境,也只有敬亭山这个知己能懂了。所以这诗句原也不是给人看的,他是写给一座山的。这座山离我的家乡不远。又比如昌耀的诗《斯人》短短三行,其用笔之简境界之高真令人惊叹。极静,极高远,一人无语独坐。千言万语,一声叹嘘,风雨过后,斯复何言。

 

静极——谁的叹嘘?

密西西比河此刻风雨,在那边攀援而走。
地球这壁,一人无语独坐。


 

可知诗人们都是极爱登高望远的,爱在山水之间,仿佛不食人间烟火,超越于红尘之外。然而诗人的目光所落之处又从未离开这个人世间的。其中关乎民生之类则浩如烟海。有许多大诗人也爱写草根诗歌的,印象尤其深刻的是唐朝白居易有一首《宿紫阁山北村》的诗,描写的是宫廷宦官纵容士兵横行不法的事儿。这在今天就类似于看到某某城管之流暴力执法打人事件什么的,特怒而记之。这就很像是今天的草根诗歌了。还有杜甫,大风卷走了茅屋上的茅草,则感而叹之: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只这一句,便暖了千古。   

好诗自己会说话,它会让人屏气凝神,目不转睛,它给予你一切却无所求。它的存在是个奇迹。

 

2015/1/5北京.桃源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