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生诗歌冷藏库

-4℃

 
 
 

日志

 
 

2016年苏生诗歌(整理)  

2017-03-15 10:59:32|  分类: 西病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各位朋友,因平时因工作繁忙,博客更新少,整理好的文字会集中发出。有联系我的朋友私信或请加Q498036483。

 2016年苏生诗歌(整理) - 寂静的风之子(苏生) - 苏生诗歌冷藏库

 

 

 

 

 

 

时辰到了,冬青木上悬挂的露珠

每一颗都是一个陌生的世界

我穿越过清晨

这些疏影

这些举着皮鞭的露珠,去日苦多。

正午,梧桐的华冠

这变幻的影子

像外婆的一顶宽边遮阳帽

时辰到了,我穿越过这碎影

它已破碎。

傍晚余辉中的行人、牛车、飞鸟

一匹拱起背的猫

形形色色的影子,倒映在水上

像是保守着一个秘密

肩负某种使命

一点一点溶化

沉默于永恒。

我踢碎它们

我穿越过万物的影子

时辰到了,夜的影子从四面八方归来

一群贪玩而迷路的小野兽

回到我身上,回到我梦里

 

2016年3月

 

 

 

 

 

老爷子爱听戏

京戏、黄梅戏、昆曲、梆子戏,一折一折的听

听到入迷处,他不说话,一个人怔怔的

出神,阳光照着他如水的叹息

听到入迷处

他想把戏中的败家子、老奸贼统统打杀

为此他打杀了两笼鸟

老爷子爱听戏,听戏他就不想往事

一想起往事,老爷子不说话,一个人怔怔的

出神,阳光照着他如水的叹息

一想起往事,有时他想把自己打杀

有时哼着谁也听不懂的调儿

架着鸟笼游街去也

 

2016年4月

 

 

 

 


清明。

路祭。

大道通天。


你画一个圈,我画一个圈。

遍地的圈圈,无处下脚。


一个圈圈一座坟。

一个圈圈

一个灵魂的ID。


圈内。圈外。两个陌生的世界

圈住了火,圈不住烟。


路上行人走来走去

风向东南西北吹

 

2014年4月

 

 

 

 

 

 

一只玄鸟

于我头顶上翩然飞过

这是一种幸福

与我无涉,与它无涉

 

一抬眼就望见湖水

湛蓝的湖水缓缓流动

这是一种幸福

与我无涉,与它无涉

 

这世界给我的

已足够多

我从那缤纷的馈赠中

抽身离去

这一种幸福

与我无涉,与它无涉

 

2016年4月

 

 

 

 

我数这些格子

在失眠的夜里

一遍又一遍,有时在窗口,有时在书架旁

方形的、圆形的、不规则形状的格子

数也数不清

有的格子永远亮着灯,像是一颗恒星。

有的一片漆黑,还是黑,看久了就出现幻觉

有的格子里有人在唱歌、喝酒

欢乐与哀伤

弥漫了整个宇宙

有的格子里有人在黑暗中吃饭、做爱

诞下了一只猫。

有的格子里衣帽妆成人形,反复地练习

站起又躺下。

有的格子帘幕后飘出幽幽的琴声

那里藏着一条忧郁的河。

有的格子里玩具熊快要死了,它在祈祷

上帝保佑。

有的格子里钢笔滚落在

午夜的信纸上

百千万个格子组成一幅星云图

这就是我的城市

这就是我要的

我在找寻一个原点

也许在书里,或是

在别处。

它应该在深夜里

亮着灯。

人就居住在这一个个格子里

像儿时我们在泥巴墙上找寻到的

一个个昆虫匿身的洞穴

 

2016年4月

 


 

 

楼下老张特意去乡下买了几只鸡

一只公鸡,几只小母鸡

是乡下那种在树上飞窜的芦花鸡

是虫子、草谷、石子什么都吃的芦花鸡

进城之后

四四方方的铁丝笼成了祖国

笨鸡们经常在半夜闹腾,喔喔地打鸣

整栋楼的人都被弄得神经衰弱

老张越发睡得安稳

他需要伴着这鸡鸣入梦

像是回归了田园

其实是给楼道里弄了一地的鸡粪

从此人们都叫他“张扒皮”

 

2016年4月

 

 

 

 

 

凌晨4:30,女人又在驯练她的狗

她把一只网球远远地掷向空中

狗箭一般飞出去,又箭一般的飞回来

叼着球轻轻放在她脚下

像一部默片

整个过程安静又和谐

人狗配合默契之极

它踊跃着,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她则满怀感激,向虚空中再一次抛掷

这游戏治愈了她多年的孤独症

并让她逐渐远离了人群

 

2016年4月

 

 

千里之外

 

父亲和我说话,我们面对面坐着

仿佛远隔万水千山,只聊聊过往

那些人和事

 

父亲心头的坟越来越多了

一座座坟在他心中都有坐标

一座座坟上的蒿草越来越高

 

父亲苍老了

父亲和我说话,我们就这样面对面坐着

心头的坟压得他喘不过气

一座座青山,一座座坟

我们置身于此,千里之外,山环水绕

 

现在我心头也有了这一座座坟

千里之外,山环水绕

那些人和事,都鲜活着,亲人们围坐在身边

安静地听着父亲说

 

2016年3月

 

 

 

 

潮湿的山洞里有一头怪蟒

不是两头,也不是三头

山洞是个无底洞

洞口排列着阴森森的巨石阵

洞中无甲子此物独大修炼成了精

牠有七十二般变化又学会了潜龙勿用

朝拜的人来了,朝拜的人走了

朝拜的人九死一生

圣地成了万物的埋骨所

此物有水就成活

《山海经》里记载:

波浪中见首不见尾

来无影去无踪

有时乖巧有时风波恶

真言有如利剑

无处不在

尝尽万般滋味但却不识愁

黄花青鸟,落日流云

不可说,不可说

 

2016年3月

 

 

 

 

在古城地下铁里我遇见一个美人

身着霓裳,淡扫蛾眉,云鬓半欹

像是《簪花仕女图》里的女子

这样一位美人,缓缓地走过人群,走入人群

人群却视而不见。由此我得出结论:

人群是个虚无的集合体

 

在明故宫地下铁里我遇见一个美人

身着宋朝的云锦,蜂腰削肩,目似寒星

她应是活在宋徽宗梦里的女子

这样一个美人,缓缓地走过人群,走入人群

人群却视而不见。由此我得出结论:

人群是个泡沫的集合体

 

在王府井、静安寺、汉中门、华强路

每一座城市的地下铁里我都会遇见一个美人

这样一个美人,缓缓地走过人群,走入人群

由此我得出结论:城市的地下铁都是相通的

在地下相遇,我们不会有尴尬,这与人群无关。

 

2016年4月

 

 

 

 

 

 

许由去水边洗耳

洗出两尾小鱼

一尾黑,一尾红

这两尾鱼儿都成了精

一尾置身于庙堂

一尾相忘于江湖

老死不相往来


 

2016年4月

 

 

 

 

 

破败墙体上的十字架,一片瓦砾场

拾荒人的天堂。

 

陋巷里有人唱歌,有人哭

人们相见分外亲,像是经历一场大火

劫后余生

 

有人打这里路过,感叹之后

他将不再回来

陋巷里没有颜回

狗像人一样,长着一张老成的脸

 

2016年4月

 

 

 

 

举起手来

她瞄准了你

茄子、香蕉、西红柿

 

她举着手机的样子

像举着一把枪

那确是一把枪

 

她把枪口对准了自己

剪刀、石头、布

 

咔咔咔连开了三枪

也不知死了没有

 

2016年3月

 

 

 

 

病历簿

 

 

他在病历簿上写诗

戴着口罩眼睛藏在深深的幕后

这是有关于疾病的描述

歪歪斜斜字迹潦草像天书

在挂号窗口拿到病历簿他花了五角钱

坐在诊室的长椅上坐在一群病人中间

像一个大夫也像一个病人

他写得认真之极

写下时代的也是他自己的病症


女人像一只受伤的猫倒在他的腿上

捂着的肚子上有一个伤口在流血

突然她就不再哭了

张开眼说昨夜梦见了两棵萝卜

内心升起一个可怕的念头

远方有个小孩向他们走来

像他们一样彳亍在一个无边黑暗的宫殿

彷徨无依

像他们一样在夜里被噩梦弄醒

她恸哭了一场


他们像赶集一样走在去往医院的路上

柳枝绿了啼鸟声声他无言以对

轮回啊轮回

整个冬天都没有卷帘透窗

是否在人间辜负了太多

受伤的小孩

没有名字不哭也不笑向他走来

那是一个属于祂的时代


他终于准备好了走出地下铁

转过石桥朝阳准时升起他持咒

行人走来走去

他穿青色长袍挟一把油纸伞

水上漂着一只无人的小船

暮色四合之后河面上飞来一群鸟

怅望着河水他感叹世路微茫


大河安静春天像赶集似的

翻开病历簿上空白的一页

入睡之前的仪式

他用手摩挲她的腹部轻声地说一句

晚安

 

2016.03.24

 

 

风之轮舞

 

最先从叶子的梦中醒来的人

赤裸着站在窗前

我的身体沉重如木。

无边的黯夜,——风之轮舞

盘旋在耳边

大而透明的羽翼撕裂了夜

满天的星辰也被吹落了

等了一世,或是一劫

带来的讯息只有一个


春天

牧神之子再一次吹响芦笛

——九十九只小野兽在哀号

——九十九个小妇人在低泣

这个夜晚我们是否要把未完成的梦作完

我的棉被像泥土,枕头是大河

我光着身子跳进河里摸到石头

你一定不愿听我说梦话

我要解开被束缚的翅膀

就让它一去不返


风在高处

它的羽翼已破碎

语言古老、晦暗不明

从半坡族的洞穴,来到这个窗口

带来的讯息只有一个

叶子,叶子

我们共同爱过的春天不再回来了

 

2016.02

 

 

光之轮舞

 

整个五月都在生长

我们跳着

光之轮舞

雨落在庭院中

种下的草籽正在发芽


远处有雷声

我们坐下来

向虚空中伸出蜗牛的触角

写下了

十二部诗集

一部比一部沉重


不可测度

时辰啊

这不可测度

可畏的深渊

 

2016.02

 

127个梦

 

拥抱一只硕大的乳房

甘甜,丰美,犹如生命的泉源

一会儿我变成婴儿

一会儿又变成狗

异常兴奋,但永不满足

2016.03

 

 


 

竹马

 

说好的我们玩一个游戏

你戴着花花躲进谷仓

我骑着竹马藏在墙角

为何一直你不来找我

为何花儿谢了又红

等啊等

小伙伴们都落了凡尘

不是说好的么

这该如何是好

天空海阔人心渺茫

为何白头

几世轮回,墙角数枝梅

如今我们变成了石头

等一个人路过

等她说三遍咒语:竹马。竹马。

 

 

 

 

 


 

 

苏生简介:本名任书生,38岁安徽巢湖人。2006年开始写作诗歌曾荣获2011年网易最佳“中国先锋诗人”称号,作品散见于网络与报刊,曾入选《栖居》、《2015中国诗选》、《中国诗人阵线》等目前供职于北京一家文化公司。诗观:神在人群中,诗人也是。

 

QQ:498036483   

邮箱:windrose2008@sina.com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