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生诗歌冷藏库

-4℃

 
 
 
 
 
 

为何千年之后历史上关羽被封了神,而对司马懿的评价却是乱臣贼子

关二爷的风采

三国时期英雄能人辈出,能臣武将,数不胜数。可为何千年之后,关羽虽有过投降曹操的经历,后来又大意丢失荆州,败走了麦城,却依然被历代朝廷褒封,清代奉为“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关圣大帝”,崇为“武圣”,与“文圣” 孔子齐名;而同是三国时期的司马懿,文治武功都是当世一流,却在历史上形象不佳,口碑极差。比如《世说新语》里有晋明掩面的记载,唐太宗李世民对司马懿的评价是:“及明帝将终,栋梁是属,受遗二主,佐命三朝,既承忍死之托,曾无殉生之报。天子在外,内起甲兵,陵土未乾,遽相诛戮,贞臣之体,宁若此乎!尽善之方,以斯为惑。夫征讨之策,岂东智而西愚?辅佐之心,何前忠而后乱?”(《晋书》)。这就是乱臣贼子啊!这样的评价是否有失公允?

为何千年之后历史上关羽被封了神,而对司马懿的评价却是乱臣贼子

司马懿的鹰视狼顾

如果用封建正统的观点上来看,这一切就都好理解了。根源就在于“忠义”。作为一个封建正统的臣子忠义是大节,“文死谏,武死战”,这是个大是大非的问题。每一个封建王朝的统治者当然都希望臣子能忠贞不二。越有本事的臣子,功劳越多,能耐越大,权力也越大,动不动就“门生故吏遍布朝野”,如果在“忠义”大节上有问题,说不定哪一天喝点小酒就给弄个“黄袍加身”什么的,又或者一高兴就给来个“宫廷政变”,又或者不知啥时候就跑到敌人的阵营里去也说不定。春秋战国时期,跳槽换BOSS的就很普遍,比较有名的苏秦、张仪、伍子胥这些人,换一个地方,咱照样干得风生水起。对于统治者来说这是一个十分可怕而又令人头疼的事。

为何千年之后历史上关羽被封了神,而对司马懿的评价却是乱臣贼子

忠义千秋

应该来说,关羽在忠义方面做得不错,自刘、关、张三人桃园结义之后,二爷一直追随刘备,胯下马掌中刀威震天下。后虽战败不得已暂时降曹,事先说好是“降汉不降曹”,后来得知刘备下落,便封金挂印,过五关斩六将寻故主去也。来去明白。后来守荆州,威震江东,水淹七军大败魏军之后,一度逼得曹操想迁都以避其锋,可谓是英雄无敌。后虽被奸人所趁,失了荆州,败走了麦城,有死而已。何等丈夫,何等磊落。每一个统治者大概做梦都渴望有二爷这样的英雄辅佐吧!封神成圣都是后话。说归说,历史上丢了荆州关羽是要负重大责任的,如果二爷不是那么傲气,小心一点守住荆州,则不会有后来刘备的夷陵之败,则诸葛亮在“隆中对”所谋划的战略意图就有可能实现:时机成熟,派一支军出荆州向宛洛,另一支大军出秦川,没准蜀汉就能复兴,三国的历史就改写了。

为何千年之后历史上关羽被封了神,而对司马懿的评价却是乱臣贼子

夜读春秋

下面来谈谈司马懿吧!仅就说司马懿能够在曹魏阵营中兢兢业业做了四代辅臣,这就是非常难的事情了。只因时局诡谲,魏帝多疑而好杀啊。(这一点上后来者五代时期的冯道和其比较相似)

应当说对于年轻时期司马懿的口碑比较一致:一个大好青年,胸怀远大抱负,天资聪颖,常有过人的谋略,能出奇制胜。当时赞扬他的人就非常多。一说多了后来就传到曹操的耳朵里。总的来说司马懿的运气是比较好的,第一他选择了曹丕的阵营,辅助曹丕顺利登上大位,运气好。第二,想杀他的人后来都死了,运气好。他也有政治理想,辅佐曹丕推行王道,寄希望以仁义治天下。他韬光养晦了许多年,以至于许多人笑话他是缩头乌龟。曹操在世时,他缩着,后来曹操死了;曹丕在世时,他缩着,后来曹丕死了;曹叡在世时,他依然缩着,后来曹叡36岁就死了,没天理啊!面对诸葛武侯的挑战时,他也缩了,后来诸葛亮就这么神奇的死了;再后来就是孤儿寡母小朝廷,一般这个时候,乱臣贼子就都跳出来了,曹叡居然指定司马懿和曹爽共同辅政。曹爽太过于愚蠢,他判断失误认为司马老儿命不久矣,却忘了司马懿发起威来有多么狠。放眼天下无有敌手。一转眼高平陵政变之后,曹爽被诛杀。司马懿这时是“一国军政,尽在我手”,于是大开杀戒。“问辅佐之心,何前忠而后乱?”答:——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尔。

为何千年之后历史上关羽被封了神,而对司马懿的评价却是乱臣贼子

青年时代司马懿

唯忠疑之际,人臣最为难处。才高者必遭众忌,功高者最易震主。屈原自沉汨罗,岳飞因“精忠报国”而死;商鞅变法 终车裂而死;韩信助汉灭楚,终为刘邦诛杀。忠臣难做,能耐大的忠臣更是难上加难,能耐大又功高震主的忠臣简直是没有活路。

也许这一切都因为司马懿死得不够早。如果曹操当日看到司马懿鹰视狼顾之相一不高兴就杀之,可偏偏曹操是一个“重才不重德”的雄主,不屑去做这样的事;又或者被魏明帝赐酒鸩杀,历史上有许多能臣就是这么死的;再或者在上方谷一战中被诸葛亮一把火烧杀,或征辽东时被公孙度击杀等等。总之,司马懿如果早死一点,便如同后人说王莽的那样:“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下士时。假使当年身便死,一生真伪有谁知? ”

可历史就是历史,没有那么些“如果”。政治斗争就是你死我活,权力就如同《魔戒》中的那枚附有魔力之戒,守护它的人最后都将变得疯狂。若不从封建卫道者的角度看,没有人能否认司马懿的确是一个内心强大者、是一个大智之人。尔东更欣赏波叔在《大军师司马懿之虎啸龙吟》里刻画的那个集所有矛盾于一体的司马懿,从病榻上像鬼魂一般站起身来,一袭红衣,浑身散发着杀气,目光犀利得令人不寒而栗,他一字一顿地说:

“趁活着,把事做了。”

猛的拔出剑——

为何千年之后历史上关羽被封了神,而对司马懿的评价却是乱臣贼子

高平陵虎变

躬身入局

身后之事谁能知道呢!

刀一直在脖子上。

也许历史的真相比我们的想象更凶悍百倍

非常人可揣度。

(戏也戏说,尔东说话。关注请随意)

作者  | 2018-1-21 21:01:14 | 阅读(43) |评论(3) | 阅读全文>>


年华似水般虚度,二哥爱上了慢生活之:一笛一箫平生意 - 寂静的风之子(苏生) - 苏生诗歌冷藏库

 


 文/苏生




1. 水龙吟


       我爷爷擅长笛子和二胡,据说是一时名动乡里。到我爸这一辈,爷爷不准他学,说是这饱吹饿唱的玩意儿,没什么出息。后来我爸去当兵,在部队进了文工团,退伍时带回一支笛子来。有一天他在村口吹了一支《牧民新歌》,听说引起一场小小的轰动。在三十岁那年,我爸去赶集买了一把二胡和一本《二泉印月》的曲谱。每天早晚坐在院子里得意洋洋地拉了半个月。多么煎熬的半个月啊!之后就没见他再动过拉二胡的念头。后来在我十五岁那年,爸对我说:“我教你笛子吧!”答:“不学。”
       他拿起笛子吹了一首曲子,没等他吹完,我说学吧!
       可怜二哥那极度贫瘠的音乐细胞,源自于一首《新鸳鸯蝴蝶梦》。




2. 南浦春


      多年以来,二哥随身必定会带上一支笛子。练笛的那些日子不分白天黑夜。基本情形是:一人、一笛、一片开阔地,一些零星散落的耳朵。
      学笛三年,有一天在院中试奏《故乡的回忆》,一曲未了,来了一些特殊的客人,一群麻雀陆续飞来,默默地散落在园中的槐树上。当时二哥就激动了,自认为得到了听众们的认可,内心颇为自得。后来二哥也曾代表学校去市里演奏,穿着不合体的西装,站在偌大的舞台上,在聚光灯下撕心裂肺地渡过了三分钟,结果还拿了个什么什么奖。记得我们校教导主任是个留着八字胡的中年人,平时很严肃的,那天他在后台走过来拿起我的竹笛,反复端详,叹了口气道:“想当年,洒家也是可以吹《姑苏行》的。”
       笛宜远听,人须近观。一年暑假,我爸带二哥去陶然亭公园的山坡上练笛,笛音高亢,远远的飞去,也许湖那边也有人能听见这笛声的吧!有时,我想远远地跑到湖对面去听上一会儿,这经过湖水修饰过的笛音,会有怎样的不同。我猜我爸也有这样的想法。后来,打湖那边过来两位听众,一位是个瘦瘦的中年人,寒暄之后,他毫不客气地摘下一片柳叶,吹了一首乡歌。余音袅袅,赞!可惜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只知道是个山西人。另一位是个八十多岁的北京老大爷,坐着默默的听了半天,不说一句话。末了临走时说他也练了几十年的笛子,现在吹不动啦。




3. 喜报


       二哥最开心的事是和俺爸在巷口齐奏《喜报》,这曲子欢快热烈,闹出的动静真的是大了点,每次都会吸引一大批小孩子围观。
有一次爸对我说之所以教我笛子,是因为人长大了不痛快的时候会有很多,笛子会是个不错的朋友。我问为什么爷爷不教他呢,他说是因为老爷子担心          小年轻学点玩意儿就轻狂,没个正形。而现在的人没个闲的时候,会点儿音乐也不是坏事。
       老人家的想法真是比较多。




4. 折 柳


       二哥曾去翻找过一些唐朝的、宋朝的甚至更久远的曲谱,发现藏身在那些曲子、乐符中的体温,一如昔日的梅花明月。
       读全唐诗,李白、杜甫、白居易、王之涣,凡是知道名字的诗人,于天涯驿路,大漠边城,闻《梅花》、《折柳》,没有不把酒赋诗的。
     《水龙吟》、《梅花引》《凤箫吟》、《南浦》、《汉宫春》、《 鹧鸪天》、《菩萨蛮》、 《凤凰楼上忆吹箫》......
       没有了龙笛凤箫的温柔缠绵,将是多么失色啊。
       一部宋词就是一部音乐史。没有音乐,就只剩下了一堆平平仄仄。


5. 箫 声 咽


        那一年在名家禅苑,友拿来一张CD,龚一、罗守诚的《云水吟》,—首《寒山僧踪》,一听再听,为其倾倒。为了这不解之缘,二哥决意要去学箫。三十三岁,去了一趟琉璃厂,请了一根紫竹八孔琴箫回来。练习了一个月,多么折磨的一个月。一个月后,与友接着听《云水吟》,“我来吹一曲吧!”我轻描淡写地笑。二哥演奏的处女作是一首名叫《寒山僧踪》曲子。

      客有吹洞萧者,倚歌而和之,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                        
                                                      —— 宋.苏轼 《赤壁赋》

       箫声咽,若让二哥虚设一个场景:当是月夜。水上。一舟。数子。当是月明星稀,万籁俱寂之际,揽物兴怀,大概是如此如此。可惜这样的美梦东坡已经做完,千年以来可惜我们都还没有醒,可惜如今的水月,大不如从前,大不如从前。










   忆江南

苏生


冬天,庭中老槐假装着死去。
虬枝横斜于窗前
三五只麻雀循声,飞去又飞回。
今晚我是最后一只放歌的鸟。
竹箫中按住蝴蝶的翅膀
八条溪流淙淙,点亮八轮明月。
这就是我送给爱人的礼物。
我的爱人是南方天空下
唯一一株最娇羞而沉默的兰草。

作者  | 2016-2-3 11:58:15 | 阅读(114) |评论(1) | 阅读全文>>

年华似水般虚度,二哥爱上慢生活之:弈

2016-1-21 18:02:42 阅读88 评论2 212016/01 Jan21

年华似水般虚度,二哥爱上慢生活之:弈 - 寂静的风之子(苏生) - 苏生诗歌冷藏库

 



?

 

夜静如水

闲敲棋子

一手黑,一手白

黑白分明,亦如昼夜

你在你的城中沦陷

我在我的城中虚度

 

2016.01.18

 

 

 

 

    这些年和二哥对弈过的人,不多。每一位二哥我都会牢牢记住。现在小伙伴们都天各一方,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下围棋的雅兴了。

十六岁那年夏天,我记得在德明哥家下围棋,同行还有德海、德颖二兄弟,那是我们都还小,德颖不过十一岁左右,一双眼睛贼亮,下起棋来杀伐决断,气势逼人。其兄德海则老谋深算,行棋藏头露尾,狡猾狡猾地。我的特点是以柔克刚,一般开启的是防守反击模式,也常常会一着不慎一败涂地。当时德明哥的棋艺远在我们仨之上,他也属于是好战份子。当时我们几个年轻气盛,一下棋来就天昏地暗,直到废寝忘食的地步。也常会为一手棋争得面红耳赤的。90年代那会儿我们没有什么可娱乐的,下棋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快乐。

德海的父亲承包了南塘养鱼,在水中央的一个土渚上搭了个小小的窝棚。有一次德海要去看守鱼塘,我和他一起去,棋逢对手是人生一大快事。大热天,水上微微有些凉风,很是爽快。一上来我俩就较上劲了,谁也不服谁,下着下着抬头一看,天色向晚,夕阳的余晖洒在水面上,那种感觉特别的好。多年以后,回想起那时心境,多么单纯而富足。

后来出门读书就鲜有机会下围棋了。直到大学读书时候,正巧同宿舍的荣五、何八都喜欢下棋,哥几个挺对脾气,有事没事的我们就喜欢下一局。荣五是个很有个性的人,平时睥睨天下,目下无尘,他平时很安静,下起棋来也是磨叽磨叽,口头禅就是:“莫急。莫急。”戴着副无框眼镜,小眼睛眨巴眨巴,一边下棋一边还不忘损人几句,如若不小心中了他设下的圈套时,便会得意的咯咯狂笑。何八的风格是好动型,下一着棋经常是瞪着眼睛,脸憋得通红,口头禅是:看你往哪里跑!他的小计谋似乎挺多的。不过总的来说还是我虐他的日子多吧。不知道他们看到这篇文字得有多恨我,不惧。尽管放马过来,大战三百回合,看看士别多年,哥几个长进了没有。

有人说,世事如棋局局迷。这一句就很有水平。不下围棋的人是怎么也说不出来的,因为他没有被围棋迷倒过。据记载围棋往往是神仙们必备游戏之一,比如南朝梁任昉的《述异记》中的烂柯人的所见。之所以他能去到那个境界是因为他素爱下围棋。围棋之道大哉,上可知天道国运、中可堪物事之格局,下可见世之人心。试看电视剧《大秦帝国》里卫鞅下的一局棋,也可谓是“国士无双”。所以,还是要会。

左宗棠有一副对子: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寻平处住向宽处行。确实是高人高见。二哥沐手恭恭敬敬地抄录在本子上,每日诵读一遍。话说左帅也酷爱下围棋,而且围棋水平也特别高,基本上没碰上过对手。有次他微服出巡,在街上看到一个老人摆棋阵,并且在招牌上写着:“天下第一棋手”。左宗棠觉得老人太过狂妄,立刻前去挑战,没想到老人不堪一击,连连败北,左宗棠洋洋得意,命人将那块招牌拆掉,不要再丢人现眼了。

当左宗棠从新疆平乱回来,见老人居然还悬挂著牌子,他很不高兴地又跑去和老人下棋,但是这次竟然三战三败,被打得落花流水,第二天再去,仍然惨遭败北,他很惊讶老人为什么这么短的时间内,棋艺能进步如此地快速?老人笑着回答:“你虽然微服出巡,但我一看就知道你是左帅,而且即将出征,所以让你赢,好使你有信心立大功,如今已凯旋归来,我就不必客气了。”左帅听后,知道是碰上高人了,心服口服。

围棋博大精深,可惜二哥禀赋差了点。如果二哥也有机缘遇上这样的高人,那就给磕头拜师了。虽然师父也不一定收哈。

现在比较流行成功学营销学什么的,所以就有人从围棋之道中悟出了经营之道,有人从中悟出了商战兵法,有人悟出了为人处世之道等等,说什么的都有。不过二哥是比较认可以下几点:在追求每一手效率最大化过程中,眼界起了决定性作用。局面瞬息万变,经验、勇气与耐心,必不可少。冷静是一种极高的素养。没有一手棋可以定义为真正意义上的对或错,只问恰当与否。黑与白是一种既相互竞争又相互依存的关系,几于道。输赢在其次,得失寸心知。

都说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其实当局者未必迷旁观者也未必清。下一盘,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二哥的棋艺很烂,现在连大猪嘴和小猪嘴都算不了,但还是喜欢下,勇气可嘉。也买了不少的围棋方面的书,看过不少的对局,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也就是和电脑互殴。下围棋绝对是对脑力和体力的双重考验,需要慢一点、静一点。而现在大家的生活节奏太快,能坐下来的时间少之又少,想找到一个对手下一局,不容易。

    说了许多没用的。来吧!我们来下一盘。

    一鼎香。一壶茶。一盘棋。足矣!

 

作者  | 2016-1-21 18:02:42 | 阅读(88) |评论(2) | 阅读全文>>

十年

2015-6-5 22:04:46 阅读152 评论0 52015/06 June5

                          十  

                          年 

 

一                              后

滴                                  

雨                                       又

飞                                           向

呀                                                天

飞                                                      空

 

                                    

    用了穿越一条街的时间                                许什么愿                                                                                               

       为什么                                               黑乌鸦

       后来又                                                  

                                                               

从车窗上                                                像是

       消                                                        

       失                                                        了

                                                                 一

       那 一 天                                                  场

   雍 和 宫                                                  雨                                      

                   那时

          

  点                                                       你

  一                                                       在

  柱                                                       我

  香                                                       身

                                                            边

 

  拜佛                                  

  拜天地                                                    望着

  为什么                                                  我的脸

                

 

        2015.05.25.北京

作者  | 2015-6-5 22:04:46 | 阅读(152)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一只鸟对春天的九种表述

2015-5-19 15:35:39 阅读116 评论2 192015/05 May19

文/苏生

 

 

1

杨树的花悬挂着像一条条毛毛虫

我称它们为早春的诗行

丑真的是丑了些,可每天我都要飞去看一看

 

2

全城的槐树召开秘密会议

决定在同一个夜晚抽出叶子,小小的芽是一枚枚定时炸弹

每一片叶子醒来时,都释放出一点点冷

 

3

大风刮了一整夜

第二天,果然是倒春寒。

 

4

清晨,柳絮毫不迟疑地飘起来

又落下去

今天是柳絮的节日。

 

5

不知又有多少花朵被省略了

柳枝迅速地淹没在一片绿色的尘雾中

 

6

梧桐是我爱着的。

遍地的梧桐都开花了,但我只爱这一株

摇响那一个个紫红色的小铃铛

 

7

我爱着一棵梧桐树、一棵槐树、三棵柳树和两株玉兰

若没有它们,我的啼鸣就没有任何意义

 

8

对于春天,从爬行到直立行走,人类的反应还是一样迟钝

对于一只鸟来说,春天是不存在的。它只是季节间歇的阵痛

 

9

起风了,飞过干的河床,我落在一块石头上

风带来远方的讯息,风带来远方的歌声 

 

2015.04.22

 

作者  | 2015-5-19 15:35:39 | 阅读(116) |评论(2) | 阅读全文>>

盒 子

2015-4-30 16:25:20 阅读103 评论3 302015/04 Apr30

 

文/苏生

 

 

我把眼睛锁在盒子里

牙齿锁在另一只

一只鸟在鸣叫,用尽了力气

用我的身体

 

白天睡在一只盒子里

夜晚睡在另一只

感觉是那么茫然

无所适从

 

说出它,得到一只盒子

沉默,得到另一只

 

2015.04.28

 


作者  | 2015-4-30 16:25:20 | 阅读(103) |评论(3) | 阅读全文>>

鼓 楼

2015-4-18 10:48:26 阅读104 评论0 182015/04 Apr18


 

 

1

 

我的字典里,这一个近似于绝望的名词

遥不可及如同键盘上的字母“A”

鼓楼:古色古香。它是时间的过去式。

意味着一经说出就永不能抵达

对于迟到的嘴唇,需要一个四音节的休止符。

鼓楼:没有楼,也没有鼓。

 

 

2

 

一个婴儿说出了我们在黑暗中寻找的

这个词,他安静地躺在母亲的怀中,光辉如昔

他不看我。

如同在镜中凝视自己的眼睛,偶尔会失去嘴巴

失去了言说的对应物。

这个秘密缘于我们内心的存在感。

 

 

3

 

鼓楼:没有楼,也没有鼓。

格物的路上一场梦若不能刻骨铭心

咚咚鼓声下一切都不会存在,一切都不存在

都不存在。

人们对新式建筑忧心忡忡,对古老的又失去了耐心

我们就是这样寻找自己并认识世界。

 

 

 

4

 

每一个时代只有一座鼓楼。楼中有神秘的鼓手

咚咚鼓声下昼夜更迭、齿轮运转

点燃了一场风暴。

咚咚鼓声下过客匆匆,为什么总是睡不醒

远近一切漂浮在虚空中的耳朵

神用兰花般的小篆镌刻这名字 

 

 

2015.04.18

 

任书生,笔名:苏生。男,70后。2006年开始写诗,作品散见于网络与报刊。

QQ:498036483   邮箱:windrose2008@sina.com

博客:http://dongfangshusheng.blog.163.com

作者  | 2015-4-18 10:48:26 | 阅读(104) |评论(0) | 阅读全文>>

任书生短歌行(一)

2015-4-13 12:26:24 阅读92 评论0 132015/04 Apr13


 

 素 壁

 

提笔。

搁笔。

掖了掖袖底的刃

面前,一方素壁。

 

一生守定这一方素壁。

你笑,它就笑。

你哭,它也哭。

 

 


颠 覆

 

当颠覆变成一种主流

变成一种思维方式和评判标准。

于是,世俗颠覆着经典

今天颠覆着昨天。

于是,沉重的不再沉重

轻松的却愈加轻松。

于是,一切都模糊起来。

2006.05

 


朝圣者

 

朝圣路上

途经造物主的天堂

一些人一些事物

一同前往

一同凋亡

我看见我的神

现出我的脸庞

独坐云端



生 活

 

一些人来了

一些人走了

来的人,只作片刻停留

走了的,却永远的走了

来的人,并不熟悉

走了的,却叫人难忘记

这来来往往的

叫做生活

 


孤 独

 

为什么太阳是这般惨淡的白

因为沙尘和乌云遮住了它。

 

为什么人群中会那么孤独

因为他们心中都有着爱。

 

无爱的人不会真正理解孤独的感受

于是,用心享受着这孤独。

2006.05

 

  


 春天,阳光下的独臂人

 

春天里

所有的树木都抽出了嫩芽。

坐在阳光下的独臂人

袒露半个身子

像一棵被砍去半边的树

那期待着发芽的伤口

如此醒目,像一面旗帜

迎着人们的目光

2011.03.30  

 

 


石 雕

 

从沉睡的岩石中

一双大手敲打着你

大海的波涛上,群峦叠嶂

华丽的部分变成风景

供人赏玩

丑陋的被埋进土里

于是你总处于半梦半醒之间

 


栏 杆

 

白色栏杆高昂着头

蓝色栏杆矮了一截

白色栏杆圈着行人

蓝色栏杆圈着草地

栏杆

行人和草地,和平相处

行人走失了,白色栏杆里空空荡荡

蓝色栏杆里

草地用一片绿色坚守

    2009.08

 

 

 

 

 

梦的边缘

我采集一颗颗晶莹露珠

用记忆之线连结

终于,还是散佚了

 

黎明来临

我失去所有

从时间断层中爬出

双手空空

跌落床头

 

有一些悲伤与欢乐

离我而去

抑或是我告别了它们

开启另一个未知旅程

 



关于苹果

 

一只苹果

我与虫儿共食

我食香甜皮肉

它啮噬果实的心

相逢一刹那

我们都没有笑

哦,这咬得人心疼的虫子

20090928

 

 

 

一路上

 

没有五官的脸

密密麻麻

堆叠一起

时光与车同行

一个趔趄

找到一个座位

旁边坐着

我一生的伴侣

 

 


花园里的月亮

 

扔掉肥皂剧和现代童话

扔掉榉木拐杖和烤瓷假牙

看,花园里盛开着鲜艳的月亮

这初放的花朵

我们依然喜欢

瞻仰它的遗容

看,花园里月亮多么鲜艳



任书生,笔名:苏生。寂静的风之子。男,78年出生。2006年开始写诗,作品散见于网络与报刊。

        QQ498036483    邮箱:windrose2008@sina.com

作者  | 2015-4-13 12:26:24 | 阅读(92) |评论(0) | 阅读全文>>

蝶恋花(一组)

2015-4-7 11:18:28 阅读96 评论13 72015/04 Apr7



蝶恋花 ()

 

 

二月,我们不去看庭中开放到一半的玉兰

烟雨迷离

不看新生的柳枝,一点一点地吐出古老的毒

不听知更鸟何时归来

也不去想《黑天鹅》,海报上一张破碎的美人脸

 

我们不去博物馆,不看进化中的鳞翅目——失败者的标本

不看《韩熙载夜宴图》,罗幕后那一缕脂酒香

蛱蝶,流连于花间

证明我们的重瞳,仁慈而无用

 

这一切是徒然的

他眼中的月色、春红

凌乱

 

这时节,为了逃避李煜

我们选择了沉默

一连几天不说话,不填词,不去想水边的帝国

只在波心画下一重重远黛似的小山

 

 



蝶恋花 (二)

 

不如归去

回到那一束我们熟悉的浅灰色

回到“庸常”的茧中

 

晚餐有土豆、芹菜,一小盅青梅酒

我们玩拼图游戏,用一个个小色块拼成

一只大翅凤蝶

 

它的姿色斑斓而多怨。

我们都迷失在那大而无当的翅羽中

这多么像我们所见

 

爱美的李煜,你一生的色块只有一种

为何在春天你病得如此深

 

 



蝶恋花(三)

 

不如归去

夜深了

你在一片泥沼中结茧

 

春花秋月的蛊惑,尽了

牵机药、钩吻、鹤顶红,翻遍了宫殿内每一座仓库

梦的囚徒,来一杯断肠草,如何?

 

2015.3.25

 

任书生,笔名:苏生。男,78年出生。2006年开始写诗,作品散见于网络与报刊。

QQ498036483(马背上的安东尼)   手机:18600753897

邮箱:windrose2008@sina.com

博客:http://dongfangshusheng.blog.163.com

作者  | 2015-4-7 11:18:28 | 阅读(96) |评论(13) | 阅读全文>>

三爷传

2015-3-11 14:15:47 阅读143 评论14 112015/03 Mar11

            文/苏生


从东乡到西乡,三爷有三门绝技:插秧。砌墙。码灶台。三爷就是三爷。不服都不行。一手秧活漂亮,又快又好。一弯腰可以干个一上午。横平竖直一条线。十里八村不服气的人多了去了,不服就比试比试,打擂台的最后都服气了。砌墙三爷那更是高手,一般东家会安排把最重要的东墙留给三爷。三爷砌的东墙,主家都不用验收。

“三爷的手艺那还用瞧嘛。绝对放心!”

三爷最拿手的绝活是码灶台。码灶可是门科学,怎么样走烟,怎么样不闷火、不费柴,这里面有大学问。在乡里码灶台可是一件天大的事,民以食为天,一家子忙里忙外还不是都得围着锅台转。所以,谁家起灶台都先要毕恭毕敬放挂鞭炮供灶神爷。

“快请三爷来,这活别人不成。”三爷来了,忙活一晌午,完活了。三爷砌的灶那叫一个漂亮啊!主家立刻吩咐安上大铁锅,烘锅造饭。摆上酒菜招待三爷。

三爷闲的时候,还有三样爱好:吹笛子,拉二胡,说鬼故事。三爷吹拉的都是些地方老戏曲子,《小寡妇上坟》之类的,调调哀伤又好听。但大伙儿更喜欢听他说鬼故事。夏夜,老太太坟那有风,许多人围着三爷,央求他给说说鬼故事。三爷被求不过了,着一个小鬼头去搬把椅子来,三爷往那儿一坐,就说上几段,话说十里八店,有名有姓,谁家谁人什么事什么事,什么鬼下障啊、黑煞神啊、吊死鬼啊、淹死鬼啊,一五一十说得那个活龙活现,说得大家是头皮发炸,脊背冰凉,只见原先那个包围圈越来越小,最后大家伙都凑到一块儿了,伸长脖子等着。过来老半天,也没个动静。三爷望了望天上黄黄的月亮,发话了,“说完啦,散了散了,去睡吧!”有道儿远的不敢走夜路的,小声嘀咕着说:“三爷,我还要去万村吶,南塘埂那儿黑魆魆的……”

“则么还要给送送!”众人都笑他。

三爷的这些事迹,我都是听父亲说的。那天早上,父亲说起往事,开心得像个孩子。三爷是我的爷爷,可惜老人家过世的早,他的这些本领我一样也没和他学上,以致这绝技现在没人会了。“再说这些现在也过时了,用不上啦。父亲说,三爷还有一点,瞧不得怂人,谁要怂了,他真打。

“这孩子,这么这么不长进!”抡起大巴掌来就是一下子。看情形父亲小时候没少挨揍。

“老头子是个老古董,一根筋。有次大队里放电影,全村的人都去了。我扛个板凳就要去,三爷偏不让。他说不让去,那就去不成了。于是三爷带着我腌盖菜。我竖起耳朵,仿佛电影的声音远远地飘过来,心里跟猫挠一样,万虫钻心。三爷有他的理论:有什么好看,都是假的。好人准赢,坏人全死。终于腌完菜了,我拎个板凳嗖地就飞出门去。到了地方,电影也散场了,人们陆续走了,字幕一排排放出来,放下板凳我坐那儿看一会,心里也美吶。”

作者  | 2015-3-11 14:15:47 | 阅读(143) |评论(14)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